奇書網 > 科技之神 > 第75章 時間并不存在?

第75章 時間并不存在?

    麻依依很苗條,身高接近1米7,只有80多斤,代價是前凸后不翹。

    所以跟她擠擠也沒什么,一張椅子能夠坐得下。

    只不過,麻依依喊顧玩來,本來是打著一起自習的幌子,順便聊聊天。

    現在這么擠,看書有些別扭,也就懶得演了,直接聊吧。

    時值寒冬,大家本來穿的衣服都很多,比較臃腫,麻依依還穿了羽絨服。

    但圖書館里有開空調,比較暖和,所以到了室內大家都把外套掛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麻依依里面穿了一件純白的羊絨毛衣,因為圖書館里不能喧嘩,所以雙方只能湊的很近,用接近耳語的音量聊天。

    麻依依湊到顧玩耳邊:“你還沒回答我,明天有沒有空呢?”

    顧玩輕聲笑道:“怎么,想給我個驚喜,請我吃飯么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拍了他一下:“我是想跟你一起去報名考駕照,不然誰耐煩記你生日!當然啦,報完名之后,順便吃個飯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在男多女少的大學里,還是數科院多年難得一見的美女,讓妹子主動倒追,就太丟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麻依依矜持的尺度還是掌握得很不錯的,她只能做到這一步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吧,你原先不是說要寒假回去學車的么。”顧玩不解風情地實錘了一句。

    麻依依:“那不是雙葉還沒滿18周歲嘛!所以我只能退求其次啦,哪有讓女生一個人去學車的!”

    藍洞星上的99年,私家車普及率大約跟地球上零幾年差不多,即使在一線大都市里,私家車的比例也還不滿10%。

    而在金都、方舟這種二線城市,估計得三四十戶里才能有一戶有車,所以妹子學駕照還是挺稀罕的事情。

    顧玩沒再吭聲,這事兒就算是說定了。

    沒有了話題,氣氛一度陷入尷尬,大家只好拿出題目,拼座各自看書做題。麻依依主動輕聲請教了顧玩兩道復變函數,顧玩也都盡量以筆代說,不影響旁邊的同學。

    麻依依身上的白羊絨,在耳語的距離上,漸漸撩撥得顧玩有些癢癢,忍不住想打噴嚏那種。

    麻依依也漸漸臉色透出粉紅,從耳根子一直漸漸擴散到面頰,應該是被顧玩耳語時吹出的氣息,吹動了耳邊的發絲,撓得耳垂癢癢。

    顧玩忽然覺得,妹子是不是故意抓住在圖書館的時候,給他創造機會。

    做完兩道復變函數,身邊突然傳來兩聲壓抑的低語,然后就是一陣收拾書包的響動。

    “靠!圖書館自習還能嗶嗶個沒完。”

    “還當她多淑女呢,還不是看到高富帥就主動讓人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顧玩扭頭看去,原來是隔壁座位一個長相中等偏下的壯實女生,受不了這種狗糧,然后憤而起身,收拾東西閃人,位置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桌對面的一個男生,也受到了感染,僅僅多堅持了一兩分鐘,也收拾東西閃人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也不排除那個男生本身就學習意志不堅定,學了一會兒就堅持不下去,想去網吧嗨呢。

    顧玩微微有些尷尬,但他畢竟是男生,還是很快坐到了那個被偽狗糧毒走的女生空出來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麻依依臉上更加掛不住,又不能走,臉色紅艷欲滴,很想哭出來,只能咬著嘴唇堅持。

    這事兒,嚴格說來確實是顧玩和麻依依理虧,畢竟圖書館本來就不允許說話的,哪怕你盡量壓低聲音,只要旁邊的人說他聽見了,那就是說話的人理虧。

    兩人一句話都不敢說,悶頭做了一個多小時的題,才算是把尷尬熬了過去。顧玩眼看時間已經過了12點半了,再不去食堂吃飯就沒什么菜了,才捅了捅麻依依:“先吃飯去吧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松了口氣,這才起身。

    顧玩拎起書包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書包留著占位置啊,你還想再搶一次位置?”麻依依氣不打一處來,低聲恨恨地提醒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剛才被人噴,都要怪顧玩沒占位置。

    顧玩解釋:“留下書占位置就行了,包里是筆記本,還是隨身帶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也不是真的要跟他冷著臉生氣,只是怕跟顧玩表現親昵會丟人,所以顧玩給了她臺階下,她就順勢轉移話題吐槽道:

    “一看你就不是真心來念書,到圖書館還帶電腦!”

    顧玩:“做題累了,偶爾換換腦子嘛,我最近在寫書呢,國家科技出版社的約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一會兒讓我拜讀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,隨便看。”

    兩人很快就忘了剛才撒狗糧被人噴的尷尬。

    到了食堂,麻依依打了個番茄炒蛋、蔥爆羊肉、地三鮮,坐在顧玩對面。

    吃著吃著,麻依依忽然問了一句:“你覺得,上進的女生,是不是看起來特別勢利眼?”

    顧玩嘴里正吃著一截肥腸,很韌不太咬得爛,他連忙猛咬幾口,吞下之后喝口湯,才回答:“你怎么會這么覺得?這么說吧,你覺得男生的上進和勢利眼有關系么?”

    麻依依居然認真想了想:“好像沒有誒……不對,那是因為男生上進都是靠自己上進。”

    顧玩:“女生上進難道不是靠自己上進?”

    麻依依:“我也是靠自己上進……”

    顧玩這方面比較木訥,畢竟地球上那個他也只是一個技術宅,便沒有再深入這個話題。

    麻依依吃完飯,覺得有些憋悶,百無聊賴之間,便提議說要看顧玩的書稿。

    午餐高峰時間也過了,食堂本來就是全天開著,也不會趕人。顧玩就拿出筆記本,打開自己的書稿,麻依依挪了個位置,從他對面坐到他身邊,然后細細讀起來。

    “《時間的秩序》?這是個什么課題?”麻依依僅僅看了個題目,就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但仔細一想,她依稀記得,顧玩自從出道以來,所參加的科研項目、科學發現觀測,好像還真能和這個標題串聯起來。

    顧玩發現最低的宇宙微波背景輻射,讓宇宙的年齡增加了四五億年,這個成果,是緊扣“物理時間”這個主題的。

    至于銫原子鐘,那本來就是一個窮究物理極限的計時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,寫這樣一個題目,網上那些顧玩的粉絲,應該會賣賬吧。

    顧玩的本意,當然是希望直接把地球上最暢銷的科普著作、霍金的《時間簡史》寫出來了。反正這個世界也沒有霍金。

    但問題是,他深知科普界也是論資排輩的。

    就想學歷史的,你剛當上副教授,有什么資格寫《中國通史》?你只能寫寫某朝某代某事考。要你成為大師了,才能寫宏大的課題,而且不被人噴,不被人打壓。

    科普界也是,所以顧玩思前想后,在不想浪費霍金《時間簡史》的前提下,他才選了這個《時間的秩序》。

    這本書,在地球上是意大利著名物理學家卡洛.羅韋利寫的,選題比霍金的《時間簡史》要更加專精一些,只討論時間問題的一些小點,深入淺出,也更加直觀。比較適合作為入門級科普專著。

    麻依依當然不會知道顧玩那么多彎彎繞,所以她只是耐著性子往下讀。

    “兩千多年前,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這就是古人對事件最基本的感受,認為時間會向著一個方向均勻地流動,由古而今、奔向未來……

    可是,這種感覺,正如古人覺得地球看起來是平的、旭日星辰看起來在圍著地球轉一樣,只是偏見而已。

    從愛因斯坦開始,物理學家就一經發現客觀世界時間的樣子,與人類感知到時間的樣子,是截然不同的。到了今天,我們甚至可以從某種意義上說,時間根本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開頭的引言,就很通俗易懂,雅俗共賞,沒什么物理基礎的人,都能看懂,但結論卻足夠驚世駭俗:

    時間并不客觀存在,那只是人類為了認識世界所設定的一個人為變量。

    然后,在論證階段,顧玩第一章就引用到了他參與到的銫原子鐘項目,非常切題,還讓書顯得很有說服力,一看就是一線搞工程實踐的人寫出來的,能夠讓讀者對“你又不是權威人士、憑什么寫這方面的科普”的質疑,被盡可能消弭掉。

    “宇宙中有同一時間么?沒有,基于愛因斯坦以來的基本物理學,你看到我、聽到我,其實不是現在的我,而是要減去光從我這兒傳播到你那兒的時間。

    你看到的距離地球四光年外的比鄰星,是四年前的比鄰星。你收到的GPS衛星的銫原子鐘計時,是30毫秒之前的計時。

    相對論告訴我們,時間和空間是不能分開討論的,每一個時間,都應該對應一個具體的空間位置,再來談‘現在’,所以宇宙中并沒有一個統一的‘現在’。

    我們在低速環境語境中的‘現在’的有效范圍,取決于精度。如果精度是納秒,‘現在’對應的有效空間就只有幾米,如果精度是毫秒級,‘現在’對應的有效空間能有幾千公里……”

    顧玩寫的只是大綱,一個骨架,還有很多論證和例子沒填充進去。

    所以麻依依看到這一部分,雖然覺得有點顛覆,但還能理解,而且條理很清晰:

    對應古人樸素世界觀的時間觀,也就是“時間是均勻、普遍流逝的”這一錯覺,“均勻”和“普遍”這兩個點,已經非常通俗易懂地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打破對“流逝”的錯覺。

    “時間,難道不是‘流逝’的么?這一點都能杠?”麻依依覺得自己已經漸漸看不懂了。
新書推薦: 新時代娛樂巨星 刺骨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我有一個強化壺 前妻難追,周少請自重 第一豪婿 我的體內住著惡靈 隱形學霸超A的 惹火嬌妻:閃婚老公太兇猛 從敲詐惡龍開始無敵
春秋彩票手机安卓版